上週五的晚上代替連長走「夜巡」,
他隔天要開會、副連要授課,
我知道這些都是藉口,
因為我可以代替連長去開會,副連長也可以找排長授課,
但我想想,就當作運動練身體,
順便在北竿也築一道高牆(奸笑)。

所謂夜巡,是外島的傳統,就是各單位輪流派一小部隊在夜間巡邏,
以前是防止老共的「水鬼」特攻摸上岸,
所以有割掉全連耳朵等傳說,
現在則是勞民傷財,我個人認為毫無意義可言,這年代還需要這樣搞嗎?
不知道為什麼長官還那麼食古不化,
半夜不睡覺就已經很累,還全副武裝行軍,
即使槍彈在身,有狀況敢打嗎?
精神狀況欠佳,打了會贏嗎?
海巡跟警察都比我們聰明,夜間車巡就夠了,
只有陸軍還在搞這種死腦袋的東西,
連百姓都在笑我們笨,長官們還不檢討?
即使隔天有補休,事情那麼多,
少了一個班或一個排的人,半天作業、操課時間不都浪費了?
哪天我若當上部長就取消這迂腐制度!

夜巡部隊按規定是主官要帶的,
主官不在副主官帶,很少會有主管走夜巡,
但之前在本部連我就被凹的很慘,
連長跟副連長加起來走夜巡的次數還沒我這個輔導長多,
甚至有次連長、副連長都在,
要我返台前一晚帶夜巡,我想沒差,明天就回家了,
走完只睡兩小時就去搭機;
十二天後收假回來已經很累了,當晚又叫我走夜巡,
淦!只能怪我沒先了解規定,被兩位「學長」凹的莫名奇妙,
難怪弟兄會比較挺我這輔導長,因為你們沒肩膀嘛!
當時在南竿我所築的高牆,就是夜巡次數沒人比我多,
我想以後也不會有人破我紀錄吧?

而這次基地前的最後一次夜巡,
我打算破走最遠的紀錄,這道高牆期待有心的幹部來挑戰,
我們十點半開始下山,從坂里沿著公路往塘岐前進,每五十分鐘休息十分鐘,
以散步的心情去走,
大休息三十分鐘時順便彈藥兵、通信兵裝備換手,
弟兄聽了很感動,因為以前沒有在換手的,
我說POA有POA的帶法,背那麼重的東西走整晚,誰受的了?
不如大家各分擔一段路,減輕他們的負擔,這不過是發揮同理心罷了。

於是我們大約十一點半到達小七,就休息半小時再出發,
然後他們就高興的去補給五臟廟了,
時間到就往大沃據點前進,沿途吹著晚風真是涼快,十個人各自談著天南地北,
查完哨後又返回塘岐,沿著迎賓館往雷山前進,
這一條蜿蜒陡峭的山路,真是搞死我們了,
到達雷山交叉口後便往橋仔下坡,這下突然輕鬆多了,
到達橋仔交叉口後便往芹壁方向前進,這一路可真是漫長,
到了芹壁又實施一次大休息,大家雖然累翻了,但都沒有人喊苦,
我其實想再多繞幾個點,
但想到明天下午還要體測,還是鳴金收兵吧。

回程的路上看到大家意志衰弱,累到毫無表情,
我就提議輪流講笑話,
每個人都講了一些親身經歷的趣事,
我也把PTT笑話版的一些經典笑話拿出來取悅眾人,
果然精神大振,大家爬坡時都不會想到痛苦,
而是一幕幕搞笑的畫面,
就這樣大家在歡笑聲中回到連上,
這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半,估計走了超過八公里。

隔天中午補休完消息馬上傳遍全連,
每個人都用佩服的眼神看昨晚的夜巡人員,
他們也很有成就感,一點怨言也沒有,反而覺得跟POA走很開心,
算是我送給他們軍旅生涯中難得的回憶吧,
這次夜巡應該能嚇到不少弟兄,他們不會再想讓POA走,
我想應該沒有人會像我這麼瘋,喜歡挑戰自己的極限,
以前大家也都是這樣繞島一圈,但現在呢?
希望有幹部來挑戰我的紀錄,
不過就算破了,我還是會再挑戰,好勝使然!
我所築下的這道高牆的目的其實很單純,
只是想看到連長、副連長那一瞬間錯愕的表情。

題外話,我補休就不要有人來打擾,
離營宣教大可找連長、副連長或值星官,
就算你們喜歡聽我宣教,也要看時機,
我四點才睡,你們六點半就來敲門,
被我難得「大暴走」咆哮,也算是讓各位見識我潛意識的本性,
畢竟從小到大最忌諱就是「睡覺被吵醒」,
這是我的爆點,通常我失去理智、六親不認的結果就是有人要哭,
如同七龍珠裡悟空看到月圓變身大金剛的血腥場景般,
曾經我的某位前女友睡覺時鬧我,被我在睡夢中反擊,
醒來後看到她在哭,但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
所以長眼一點,不想挨揍的話還是讓我好好睡個覺吧。

勝軍老師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